时尚与自然:接受残忍的美丽,还是针对消费主义做一些改善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1-25 19:55   1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2021年1月10日,《源于自然的时尚》C位青年论坛在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三楼境山剧场举办。主题演讲中,设计互联策展人唐司韵、可持续服装品牌Donsee10创始人陈丹琪、内衣品牌如里科技的创始人陈艾茵和旧好商店的联合创始人杨致远都给出了自己对自然和时尚的关系的看法。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可持续”这个词,也关心地球升温1.5摄氏度什么时候会到来。
唐司韵:有时候美丽也非常残忍
设计互联当下的展览《源于自然的时尚》涵盖了数个社会议题,包括以自然为衣、皮草的养殖、材料的道德、贸易公平性等。整个展览共分六个章节,在一个英式庭院中一步一步展开,在历史中看见自然与时尚之间的关系,以及时尚与环境之间带来的反思。
从这400多件里,策展人唐司韵挑选了三件给大家分享它们背后的故事。裙装(后期有修改,腰带为复制品),英国,1868-9,棉、镀金金属丝和印度绿点椭圆吉丁(拉丁学名:Sternocera aeqisignata),凯西·布朗惠赠©设计互联与英国V&A博物馆,摄影:Leo Zhang

裙装(后期有修改,腰带为复制品),英国,1868-9,棉、镀金金属丝和印度绿点椭圆吉丁(拉丁学名:Sternocera aeqisignata),凯西·布朗惠赠©设计互联与英国V&A博物馆,摄影:Leo Zhang

第一件是来自1868年英国的裙装,这件棉质裙子的表面以镀金金属丝缝制了上千只吉丁虫的鞘翅作为装饰。它点缀着5000片印度绿点椭圆吉丁的鞘翅,莹莹闪烁着宝石般的虹彩。
新奇的材料,配上异域风情的故事,是当年上流社会炫耀身份的最佳道具,但这些人也成了破坏生态的帮凶。西方的商人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也开始仿制印度风格的鞘翅纺织品,于是从印度大量进口吉丁虫的鞘翅。到了1860年代,英国的鞘翅进口量高达每批次25000件。这件裙装就是这一时期的产物。
世界各地的生态环境与栖息物种丰富多样,从而孕育出各地独特的审美与文化。但当时在全球殖民的欧洲人在异地看到当地的宝贝,就都想抱回家。这样却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灭绝了当地的物种。唐司韵说:“有时候美丽也是非常残忍的。”甲基蓝紫色(合成苯胺染料)紧身上衣,英国,1876年前后,真丝,机器制造的丝绸蕾丝和“法国黑玉石”玻璃珠,棉衬里,以鲸骨加固©设计互联与英国V&A博物馆,摄影:Leo Zhang

甲基蓝紫色(合成苯胺染料)紧身上衣,英国,1876年前后,真丝,机器制造的丝绸蕾丝和“法国黑玉石”玻璃珠,棉衬里,以鲸骨加固©设计互联与英国V&A博物馆,摄影:Leo Zhang

第二件是一件紫色的上衣,是1876年来自英国的紧身上衣,它是用人工合成的染料染制而成的。一位名为William Henry Perkin的年轻化学家在1856年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种合成染料。本来他是想从煤焦油的苯胺来合成奎宁,不过合成奎宁化学实验失败了,这种失败带来了意外的发现,一种非常夺目的紫色,当时的人们用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染料。但是苯胺有毒,会危害染色工的健康,如今已被禁止使用了。图注:单肩毛衣,裤子和鞋子,斯特拉·麦卡特尼,英国,2017,粘胶和棉(毛衣),Bolt Threads微丝(裤子),聚酯和聚氨酯(鞋子),由设计师借展©设计互联与英国V&A博物馆,摄影:Leo Zhang

图注:单肩毛衣,裤子和鞋子,斯特拉·麦卡特尼,英国,2017,粘胶和棉(毛衣),Bolt Threads微丝(裤子),聚酯和聚氨酯(鞋子),由设计师借展©设计互联与英国V&A博物馆,摄影:Leo Zhang

最后一个案例是现在的一种新的新型化学物质,运用推演设计新方法研发的纤维。两件衣服都用了一种叫“Bolt Threads微丝”新的材料,用转基因的酵母、糖、水和盐开发出的一套闭环工艺制作而成,不会产生任何有害的化学物质。
从这三件美丽的服装出发,唐司韵希望发起大家共同去思考:如何让时尚产业变得更可持续,我们从历史中学到了什么样的经验,在消费时、创造时,怎么样兼顾“美”与“责任”。
陈丹琪:人与服装的共生关系
可持续设计师品牌DONSEE10的创始人陈丹琪从最近上映的动画电影《心灵奇旅》开始讲述她所认同的人与服装的共生关系。这部电影发生在纽约,讲述的是都市人因为种种压力变得对生活麻木不仁。男主角和22号灵魂因为一次意外的冒险,体验了地球的一天。真实世界的香味、飘落的树叶,还有人对梦想的追求让男主角和22号灵魂体验到了生命的意义。
陈丹琪说,导演彼特·道格特(Pete Docter)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向观众表达了他对生命的理解。片中有一句话非常打动她:“一条年轻的鱼向一条年纪大的鱼询问‘大海在哪里?’,年纪大的鱼告诉它,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大海。”这告诉人们,生活不在别处,而在于我们生活的此时此刻。
回到主题,可持续到底是什么?陈丹琪觉得,可持续主题贯穿着生活每个方面:是人与自然的连接;是艺术和工艺的传承;是设计师和供应链实现良好合作的桥梁。
她用工作忙碌之余人们更爱看喜剧还是悲剧的例子来说明,在当下的社会背景下,如果能以快乐的方式让大家理解并接受可持续的方式,在愉快的心情下接受润物细无声的影响,效果会更好。正如电影《心灵奇旅》的导演彼特·道格特所说:讨论任何伟大的创意只占工作的0.5%,剩下的,是我们想办法用既吸引人,又不让人产生困惑和过于忧郁的方式,让创意呈现。因此,陈丹琪认为,可持续设计解决方案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做让人感到轻松、愉悦、自然的设计。陈丹琪设计的服装系列 陈丹琪及DONSEE10 供图

陈丹琪设计的服装系列 陈丹琪及DONSEE10 供图

说到具体的实践,陈丹琪分享了2018年设计的系列“吹响泥泥狗”——《LET THE CLAY DOGS BLOW》,其灵感来源于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泥泥狗”泥塑艺术。泥泥狗本身是一种能发出声音的乐器,表达的是古人对于生命的崇拜以及对自然的热爱。在这个系列里,陈丹琪解析和重组了自己对于人与服装,时尚与自然的观点。这个系列作品在伦敦国会大厦展演,同时也被中国丝绸博物馆永久收藏。
通过这次探索,她发现了自己想要做的方向——做有生命力的设计。“生命力”意味着设计需要具有可持续性,不应该是转瞬即逝的,而是有长的生命周期。陈丹琪认同的可持续发展的设计解决方案,总的来说,需要用设计的力量链接人与服装、时尚与自然;让设计具有生命力,从而实现无负担的可持续;并以一种轻松、愉悦、自然的方式,让可持续观念影响更多人。
陈艾茵:可持续内衣设计之路
内衣品牌如里科技的创始人陈艾茵从女性购买和更换频率较高的内衣产品出发,谈及了自己面对“从摇篮到坟墓”和“从摇篮到摇篮”时的选择。
陈艾茵说,她非常喜欢内衣设计,因为内衣能给女性的身体带来必要的支撑和保护,它是一种非常精密,很有科技性的设计。一件T恤如果长两厘米,穿的人可能不会发现,但是换做是以毫米为度量单位的内衣,已经是不合身的了。
陈艾茵从小特别关注环境,直觉告诉她,这就是她的使命。十几岁那年,看到北极冰川融化的新闻,她会吓得一个夏天都不敢开空调,还把牙膏盒和饼干盒叠起来放满一整个抽屉,以为那就是在“保护地球”。长大后,对于气候变化这么大的问题,作为内衣设计师的她也在想,自己能做些什么,能不能把可持续的理念带到内衣设计中来。
然而,行业内也充斥着很多她不那么欣赏的、廉价的快时尚内衣品牌。这些品牌每年都会有20个以上的上架日,随之而来就是过多的浪费、大量的染色需求,以及为了把货物准时送到客户手中,工人三班倒甚至通宵在板房车间。